中文EN
供應商
???
當前位置:首頁?>?詳情頁

桥越天堑 百年梦圆——写在孟加拉帕德玛大桥通车之际

來源: 時間:2022年07月05日 浏覽次數: 【字體: 打印

  6月25日,孟加拉國人民心中的“夢想之橋”——帕德瑪大橋建成通車。看著車輛從橋面上平穩駛過,參與大橋建設的烏紮爾、索裏夫兩兄弟激動地說,“感謝中國企業爲我們圓夢!希望孟加拉國和中國越來越好!”

中铁大桥局帕德玛大桥项目经理刘建华将帕德玛大桥桥模赠给哈西娜(丁傲岸摄)

中鐵大橋局帕德瑪大橋項目經理劉建華將帕德瑪大橋模型贈給孟加拉國總理哈西娜。

  烏紮爾和索裏夫所說的中國企業,就是帕德瑪大橋的施工方中鐵大橋局。在中國師傅的指導下,他們從對測量一無所知的“小白”變成了操作全站儀、水准儀和GPS等測量設備的能手。兩兄弟的家就在帕德瑪大橋項目部附近的村裏。以前,家裏7口人住在總面積不到40平方米的小屋裏。如今,大橋建成了,他們也蓋起了兩層樓的敞亮新房,一家人的生活其樂融融。

  “建成帕德瑪大橋的光榮和驕傲屬于孟加拉國人民。”6月19日,中國駐孟加拉國大使李極明接受中孟媒體聯合采訪時,對孟政府和人民取得建成帕德瑪大橋這一偉大成就表示了最熱烈的祝賀。他說,在孟加拉國總理謝赫·哈西娜的領導下,帕德瑪大橋從遙遠的夢想變成眼前的現實,用實際行動回應了外界質疑。

  李極明大使表示,帕德瑪大橋是中孟合作的裏程碑,兩國領導人高度重視。哈西娜總理曾多次到項目現場視察,並表示全力支持大橋建設。習近平主席訪問孟加拉國和向孟加拉國慶祝獨立50周年活動致辭時,也著重提到帕德瑪大橋。通車後的大橋將造福孟國人民,成爲泛亞鐵路和“孟中印緬經濟走廊”的重要樞紐,成爲中孟兄弟情誼的永恒象征。

  深耕海外建橋鋪路 贏得孟國人民交口稱贊

  恒河流經印度後,于孟加拉國西北入境,向東南奔騰,分多支注入孟加拉灣,其中主要的一支就是帕德瑪河。被孟國人民譽爲“生命之水”的帕德瑪河將孟加拉國一分爲二,成爲孟國南北部協調發展的巨大“鴻溝”。此前,在帕德瑪河的上遊僅有一座公鐵兩用大橋,人們過河主要依賴舟楫。

插打钢管桩-大桥局

圖爲大橋水中基礎插打鋼樁施工

  2014年6月,中鐵大橋局從全球40多家企業中脫穎而出,中標帕德瑪公鐵兩用大橋,項目合同額15.49億美元,折合人民幣96.7億元,是中國企業在海外承建的最大規模和最大金額的單體橋梁工程。

  帕德瑪大橋位于帕德瑪河下遊,主橋爲長6.15公裏的公鐵兩用雙層鋼桁梁橋,上層爲4車道高速公路,下層爲單線鐵路。同時,大橋還預留了承載天然氣和光纜等其他線路設備的管道。

  作爲連接中國與東南亞“泛亞鐵路”的重要通道之一,帕德瑪大橋被孟國人民親切地稱爲“夢想之橋”。“家人和鄰居都非常關心大橋的建設進展。”烏紮爾說,村民們坐渡船過帕德瑪河去首都達卡,大約需要2小時,每年七八月雨季河水上漲時,則需要3小時左右。如果碰到惡劣天氣,河水洶湧,乘船過河就非常危險,沈船事故曾多次發生。大橋開通後,孟加拉國西南部21個區與首都達卡之間將被聯通,村民們僅需10余分鍾就能安全過河。

  22年前,中鐵大橋局海外“試水”的首個工程項目,就在孟加拉國。2000年,中鐵大橋局中標孟加拉國當時最大的橋梁工程——帕克西大橋,合同額1億多美元,實現海外投標“零”的突破。這也是中鐵大橋局第一次按照國際規則經營管理的項目,遇到了許多不可預知的困難。盡管如此,中鐵大橋局仍然創造了業主和監理公認的“世界一流速度”,憑借過硬的工程質量,拿下了7項世界第一。

  帕克西大橋猶如一塊“活廣告”,讓中鐵大橋局的品牌熠熠生輝。中鐵大橋局繼續深耕孟加拉國市場,隨後又承建了卡拉夫裏三橋與達普達匹亞大橋等工程。

  2015年12月,帕德瑪大橋主體工程正式開工,孟加拉國總理謝赫·哈西娜出席開工儀式。她表示將重點關注帕德瑪項目的進展以及遇到的困難,將盡自己的努力幫助施工單位一起解決困難,早日建成帕德瑪大橋。

  在這個龐大的工地上,有數百名中國工程技術人員,建設高峰期有2000多名孟國工人同時參與施工。作業隊隊長塗勳洪和他的帶班帕桑托已是老友,10多年來,帕桑托跟著塗勳洪在孟加拉國幹了許多項目。他們常用中國話夾雜孟語商議施工問題,兩人只需要一個眼神、一個手勢,就能理解對方的意思。帕桑托的專業能力是得到大家認可的,不少公司想“挖”他,可他就認定了塗勳洪和中鐵大橋局,塗勳洪到哪他就跟到哪。

  帕桑托說:“我信塗勳洪,信中國的MBEC。”

  攻克橋墩坐穩難題 熟練駕馭引進品牌重器

  帕德瑪河下遊河道寬闊、水流湍急、洪水頻發,飓風、大霧、雷擊時有發生。經過常年沖刷,橋址處河床均爲淤泥和粉砂,極其松軟,給帕德瑪大橋基礎施工造成了極大困難。

围堰封底-大桥局

圖爲大橋首個主墩圍堰封底施工

  大橋共設有40個水中墩,最初設計每個主墩由6根直徑3米、長120米、重550噸的超級“巨無霸”鋼樁構成,如同一把“六腳凳”。

  進場時,建設者在對主橋40個水中墩進行地勘時發現,有22個主橋墩的地質條件比預想的情況還要差,原有的設計不能讓“六腳凳”坐穩。針對這一情況,他們將這22個位于“特殊地帶”的橋墩,設計變更爲“6+1”——即在6個傾斜樁基礎上再加1個直樁,並對其中11個墩位鋼管樁增設樁外“TAM”壓漿管,采用世界首創的鋼管樁樁側預壓技術,進一步增大承載力。

  在樁基設計中,由于墩位的地質差異較大,基本上每個都需“量身定制”,邊設計邊施工。爲了將“巨無霸”鋼樁打入河床內一百多米深,項目部專門定制了一套建橋重器——MENCK2400S液壓沖擊錘。

  MENC2400S沖擊錘是世界上最先進的打樁設備之一。面對這台全新的巨型裝備,操作團隊一開始心裏沒有底。“設備操作界面與核心資料全是英文,不懂的東西太多,得不斷向德國MENCK廠家學習請教,語言是擺在我們面前的第一道難關。與廠家技術員交流,涉及很多專業領域,如標准與方法、法律法規等方面。”技術員陸錦潤說。

  “打樁打到約100米的時候,再繼續錘只能打出1毫米左右的深度,這樣一來,一根鋼樁往往需要捶打兩萬余下才能插打到位,對打樁錘也有損害。”現場作業隊隊長周光橋回憶說,“起初,一旦錘子壞了,我們只能等德國專家過來修理,但是過程耗時太久。後來我們派專人學習修理打樁錘的技術,漸漸地,我們可以自己‘診病把脈’了,保養、換零件這些工作我們都能自主完成。”

4.2017年10月,孟加拉帕德玛大桥首段钢桁梁成功吊装架设,开启了大桥建设的新阶段。

圖爲大橋首段鋼桁梁成功吊裝架設

  帕德瑪大橋項目工期緊,樁基施工體量大,爲早日建成大橋,全球最大型號的MENCK3500液壓沖擊錘也漂洋過海來到工地。一時間,帕德瑪河上呈現出兩支打樁艦隊同時作業的繁忙景象:一支是中國MENCK2400S船隊,另一支是德國MENCK3500船隊。

  为检验中方团队的学习成绩,进一步提升协同作业能力,中铁大桥局帕德玛大桥项目部先后举行了两次现场技术比武。中国和德国舰队各插打3根钢斜桩,耗时最短、锤击次数最少、故障率最低的一方获胜。中方团队两次胜出后,德国团队称赞:“Good guy——winner(好牛,你们是冠军)!”

  “德國隊在插打第一根鋼樁時,遇到了許多意想不到的故障,爲了解決這些問題,他們在駁船甲板上通宵達旦,鑽進一個個狹小區域,蜷著身子幹活……盡管他們已經知道比賽結果,但並沒有互相指責,而是團結一致尋找解決方案。他們的合作精神深深感染了我們,我們欽佩這樣的對手。”中方技術員賀尚宏說。

  避開強風整孔架梁 打造本質安全精品工程

  帕德瑪大橋主橋爲150米跨鋼桁梁結構,整孔鋼梁爲厚板全焊,並采用整孔起吊安裝方式,整孔重達3200噸。爲了快捷高效地完成架梁任務,中鐵大橋局采用自主研發、起重量達3600噸的運架梁一體船“天一號”擔當重任。但是,飓風、洪水、航道回淤等不利施工條件,仍然給鋼梁架設帶來極大困難。

  帕德瑪河河床由超粉細砂組成,深度超過150米。受水流影響,河床粉細砂呈流沙狀態,大型浮吊的鐵錨經常被流沙掩埋而無法拔出。每到洪水期,主河槽河水流速達4.6米/秒,直接影響鋼梁架設。

  更糟糕的是,施工航道經常受回淤影響,河床不斷變化。爲滿足“天一號”架梁的航道需要,施工過程中必須不定期疏浚航道。從2015年到工程結束,帕德瑪大橋建設者共開挖粉砂4000余萬立方米,堆起來可以填滿2個西湖。

  中鐵大橋局副總經理、帕德瑪大橋項目經理劉建華至今仍清楚地記得2018年5月大橋架設7E跨鋼梁時的情形。他說,7E跨鋼梁的架設爲後續大橋鋼梁在國內的有序制造,以及運輸到工地後的拼接等工序騰出時間和空間,如果不能順利進行,會嚴重影響大橋的施工進度。

公路板架通-大桥局

圖爲大橋公路板架設完成

  5月,是孟加拉國頻發飑線風的時候。這種強對流天氣突發性強,破壞性大,常伴有大風、雷雨、冰雹、龍卷風等災害性氣象,最大風速可達40米/秒,相當于13級以上風力。帕德瑪大橋開工以來,當地曾多次出現飑線風引發的沈船事故。

  “天一號”架梁船塊頭大,受風面積大,再加上鋼梁的受風面積,如果遭遇飑線風,錨機受拉一旦超過額定的50噸,固定船舶的錨繩極有可能繃斷,從而引起船舶走錨移位、撞擊,乃至傾覆等一系列惡性連鎖反應,後果不堪想象。

  在建設者對架梁安全顧慮重重的情況下,帕德瑪大橋項目部一方面組織召開動員會,分析有利條件,並給大家打氣鼓勁;另一方面,多次召集架梁人員逐項梳理架梁安全事項,做好最全面的防範預案。

  5月12日5時,挂索、提梁……隨著“天一號”架梁船開始運作,7E跨鋼梁架設攻堅戰正式打響。

  中午12時,“天一號”載梁行駛到P35號墩處,准備按計劃就地抛錨過夜,第二天繼續作業。這時,項目部班子成員根據以往對氣象的觀察,認爲當天中午是一個施工的黃金時間。于是,在集體果斷決策後,下達指令:“天一號”當天載梁行至空曠的P40至P41待架區繼續架梁作業,以免在狹窄航道過夜,遭遇飑線風引發的擱淺和碰撞等危險。

  經過近30小時的平穩作業,13日11時許,“天一號”完成7E跨鋼梁架設,並順利退出架梁區。

  就在此時,工區西北方向逐漸烏雲密布,飑線風不期而至。所有架梁人員都爲前一日“當機立斷”改變施工計劃的決定感到無比慶幸,激動地相擁在一起。

  “‘無風當有風’,這是項目部早就確立好的防範理念。”中鐵大橋局帕德瑪大橋項目部書記何修聖說,施工安全如此,防疫安全也是如此。

  2020年3月,新冠病毒疫情在孟加拉國快速蔓延。帕德瑪大橋項目部迅速制定防疫措施和應急預案,開展消殺工作,設置20處孟藉員工宿舍,集中安置2000多名孟籍員工,實行封閉式管理……大橋工地始終如同一座安全堡壘,創下無一人感染的奇迹。

  面對惡劣的自然環境和巨大的安全防控風險,帕德瑪河上的勇士們經受住重重考驗,在實現零事故、零感染目標的同時,一次又一次高質量完成各項施工任務。

  續寫輝煌延伸友誼 造福當地人民步履不停

  李極明大使就帕德瑪大橋即將建成通車接受中孟媒體聯合采訪時表示,習近平主席提到孟加拉國時,曾多次提到帕德瑪大橋。隨著大橋投入使用,一個一體化程度更高的孟加拉國定會爲南亞乃至其他地區的繁榮做出更大貢獻。

九桥

圖爲大橋主橋全景

  2016年10月14日,在對孟加拉國進行國事訪問之際,習近平主席在孟加拉國《每日星報》和《曙光報》發表題爲《讓中孟合作收獲金色果實》的署名文章。文章指出,在兩國人民辛勤耕耘下,中孟務實合作喜獲豐收。中國企業正在承建孟加拉國人民的“夢想之橋”——帕德瑪大橋。

  2021年3月17日,習近平主席向孟加拉國紀念“國父”穆吉布·拉赫曼誕辰100周年暨慶祝獨立50周年活動發表視頻致辭:新冠肺炎疫情發生以來,兩國共克時艱,共同推進工程建設。中國企業參與建設的帕德瑪大橋、卡納普裏河“孟加拉國國父隧道”等重大項目取得突破性進展。

  “當聽到習近平總書記再次提到帕德瑪大橋時,我十分激動。”中鐵大橋局帕德瑪大橋項目部常務副經理沈濤說,“深深體會到被黨和國家領導人牽挂、關注和關心的那種幸福。這是習近平總書記對我們的肯定,也是鞭策,唯有建設好這座大橋,完成時代賦予我們的責任,把孟加拉國人民的‘夢想之橋’打造成明珠工程、精品工程,才能不辜負習近平總書記的牽挂。”

  李極明大使說,帕德瑪大橋象征著勇氣、決心和繁榮。據估算,大橋通車後可推動孟國GDP增長1.5%左右,造福孟加拉國超過一半的人口。大橋連接線建成後,交通帶動當地社會經濟發展的效益將進一步彰顯。

  2016年8月8日,孟加拉國鐵路局與中國中鐵股份有限公司正式簽署帕德瑪大橋鐵路連接線項目建設合同。這一項目是孟加拉國東西部客貨運輸主通道之一,線路起于達卡站,經帕德瑪大橋,終至傑索爾。項目新建鐵路正線裏程近170公裏,建成後將極大改善孟加拉國西部和西南部地區交通狀況,促進孟加拉國與中國、印度、緬甸的經貿往來。

  在項目開工儀式上,孟加拉國總理哈西娜曾表示,“帕德瑪大橋鐵路連接線項目是孟加拉國人民夢想的延伸。”

  中鐵大橋局帕德瑪大橋鐵路連接線項目總工程師耿樹成介紹,項目全線橋梁總長超過30公裏,參建單位中鐵大橋局堅持技術創新,同時建設了3個現代化大規模的節段梁預制廠。箱梁架設采用混凝土梁節段預制膠拼工藝,不但保證了箱梁內實外美,也爲快速施工打開了局面。

  如今,隨著帕德瑪大橋的開通和連接線項目的建設,附近的變化直觀可見:帕德瑪河北岸開始出現工廠、加油站等設施,周邊居民的生活也日漸更好。

  烏紮爾和索裏夫參與完成帕德瑪大橋的建設後,到了大橋鐵路連接線項目上繼續從事測量工作。爲自己國家和同胞圓夢作出自己的貢獻,他們表示,深感自豪,也很開心和中國師傅在一起繼續追夢。

  “帕德瑪大橋項目自啓動以來共創造超過5萬個工作機會,大量當地工人通過參與該項目建設成爲熟練勞動力。許多人呼朋引伴來到項目工作,大橋工地附近的城鎮變得更加繁榮。帕德瑪大橋不僅將河流兩岸的土地連在了一起,更把中孟兩國人民的心連在了一起。讓我們從帕德瑪大橋出發,攜手走向共同的繁榮夢想,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李極明大使表示。     

丁傲岸 潘佳偉

圖片由中鐵大橋局、中鐵工業提供